中国学者:美国这份反华法案 重点是挑起”颜色革命”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何看待和理解世界,各国、包括美国,都必须做出自己的整体性回应。

2021年4月21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以21比1的压倒性优势,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相关外媒报道指出,该法案旨在支持在人权和经济领域向中国政府施压。

这份在拜登政府主持召开全球气候变化峰会当日推出的立法议案,从一个侧面展示了华盛顿决策圈当下的战略认知以及政策选择:将维护或者说拯救美国的霸权,置于优先位置;运用美国国会在拨款方面的权限,实施一项至少在形式和程序上非常宏大的战略投资计划,通过对五个领域,即前沿科技、联盟和伙伴、美西方价值观、经济治国方略(Economic Statecraft)以及战略安全领域的“投资”或资金投入,来形成一个比较全面和完整的框架,以有效应对与中国的“战略竞争”。

《21世纪战略竞争法案》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

当法案在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后,该法案的发起人、参议院民主党议员梅嫩德斯(Bob Menendez)表示:“《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成为我们最终在应对中国于权力、政治、外交、经济、创新、军事与文化等领域带来的挑战时,希望能仰赖的一系列法案中的第一个。”

从程序上看,这部法案距离最终离拜登总统签署生效还有一段距离:至少需要经过参议院通过、众议院通过这两道程序之后,才能够形成最终版本,交由总统签署。不过根据目前华盛顿基本的政治氛围,即对中国保持强硬姿态已成为“两党共识的政治正确”来判断,法案最终在两院获得通过并没有太多悬念。

不过,考虑到两党现在除了对华强硬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别的一致性;同时参考美国两党政治人物立法精算的能力,精致利己的天赋,以及长期在立法过程中加塞私货的水准,可以预见最终通过的法案是某种具有典型“缝合怪”形式的巨型政策包。

当然,从美国国会的职权、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国会议员的认知能力与偏好来看,面对今天的美国与世界总体态势,采取一些行动,为美国的战略地位投资,提升美国的竞争实力,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也算是题中应有之意,但是从目前已经披露的文本来看,至少呈现出如下三个问题:

第一,法案的提出者看到了现象,拒绝承认问题,坚持错误的解释和归因。法案的提出者看到了现象,即在中美总体实力对比中,中国正持续不断地缩小与美国的差距。但他们拒绝承认问题,坚持将这个现象解释为一种“错误的现象”,即中国通过不当方式与美国竞争;拒绝承认这种现象主要是由于美国从1991年冷战结束以来错误消费冷战红利,拒绝对自身进行深度地结构性调整与变革。更大的缺陷,则是坚持用冷战时期美苏意识形态博弈的框架、思路和方法来指导今天的中美关系,以至于这份名义上聚焦于多领域投资的战略竞争法案,本质上是一份驱动中美关系走向某种形式的全球政治战的意识形态宣言书。

第二,法案的提出者在美国中长期战略利益与政治人物短期政治回报之间,明确拥抱了后者。《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的立法意图非常清晰,就是对冲所谓中国对美国的战略威胁,但是发起立法的每一个美国政客都是具有娴熟立法技巧和油滑政治天赋的政客,他们关注美国霸权的愿望固然真诚,但是他们借助维护美国霸权的契机为自己捞取政治筹码与资本的愿望更加强烈,远超前者。

举个简单的例子,法案的第一部分,为竞争性的未来投资,下面例举了四个领域,分别是科学技术、全球基础设施发展、数字技术与连接性以及对冲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其中相关的资源分布是:

简单匡算,用于相对务实以及具有一定建设性的技术、产业与产品相关的预算支出,每年最多也不到1.5亿美元;而与颜色革命、互联网自由、网络空间舆论和信息博弈相关的预算支出,每年接近6亿美元,两者差别明显。

该法案的发起人、参议院民主党议员梅嫩德斯 视频截图

很显然,这些立法者对于推动美国产业的实质性升级,具体提升和改善美国在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中的地位并没有兴趣;但是对于在全球范围建设一套指向中国的“搅屎棍”特色的颜色革命体系,具有相当浓厚的兴趣。同时,在欧美“旋转门”机制下,正凸显了这些立法者通过强硬反华来为自己谋取利益的胆子,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

第三,美国立法者坚定不移地试图复制美苏冷战的结局,但是对冷战如何结束的深层机制缺乏真正意义上的认识和理解。一如各方的评论所指出的,这次美国国会两党在对华强硬,与中国竞争问题上高度一致,但同样明显的是,这些议员对中美竞争的理解,就是美国主要通过复制冷战时期的战略,尤其在意识形态领域,强化对中国的打压、渗透、影响,以此来赢得对华战略竞争的胜利。

很显然,美国议员从未意识到中美战略竞争是发展模式、发展道路、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竞争,他们不愿意思考这方面的问题,他们坚定相信所谓的竞争就是美国采用各种方法把中国的发展扼杀掉,美国就“赢了”。

这就形成了极为讽刺的画面:强调对价值观投资的美国立法者,其实完全无视了美国人民的真实需求。当然,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50多万、近60万美国人民死于新冠,华盛顿的各路政客没有一个人为此真正承担任何代价。已经充分证明,今天的美国是何等的扭曲与畸形,其对于国家利益的理解,对大国战略竞争的理解,又是何等的陈腐与过时。

简而言之,这是一份旨在挽救美国霸权的战略投资计划。这份计划还有待具体落实;但是这份计划的失败,已经是注定了的:它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与这个时代对负责任大国的需求,格格不入;与身处这个时代的中美战略关系的本质与核心特征,格格不入;这只是一群坐在华盛顿国会山空调房里面的资深油滑政客闭门造车的产物。

从中国角度而言,这种美国战略决策者抽搐式盲动的产物,需要创新的战略回应:一方面,守住底线和红线,给予越线者直接的反击;另一方面,遵循利益匹配原则,话语对话语,行动对行动。同时,对于那些本质上属于战略呓语的词藻,该无视时应该予以无视,遵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国的建设方略,大步前进,完全没有必要被某些毫无意义的腐臭口水,影响自身的节奏和目标。

最终,人们将亲眼见证历史做出的选择,见证一个超级大国以稳健、可持续和不愿逆转的方式,坚定地实现加速甩脱的历史性进程,见证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中国的历史性崛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备用最新网址_标准版 » 中国学者:美国这份反华法案 重点是挑起”颜色革命”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