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年亏损、被迫退市、任用服刑人员当高管——易车怎么了?

原标题:连年亏损、被迫退市、任用服刑人员当高管——易车怎么了? 来源:环球谈科技

在中国汽车互联网的发展进程中,易车作为一个响当当的招牌,曾雄踞行业头部多年。但近年来,连年亏损、被迫退市让投资者和用户对其大失所望。最近,在与新意互动矛盾激化过程中,易车更是被爆出各种不规范、公司高层耽于物欲、起用在服刑人员张宏宇为高管等各种消息。

据了解,易车创立于2000年,作为最早涉足汽车互联网领域的垂直平台,成立20年的它,也的确在规模上成了中国最大的汽车互联网企业。但从实际行业变革和影响力上来看,易车甚至还不如2005年才创立的汽车之家,涉及汽车产业、汽车+互联网的变革更是无从谈起。说到底,易车至今仍然是一家汽车领域垂直媒介平台,占着行业早期的红利,行广告商之实,本质上来看,说它是“伪”行业第一也不为过。

“目前易车的主要商业模式很简单,那就是通过向车企广告主兜售自己的用户流量来获得营收,但这一模式在长达十几年的摸索过程中并没有让易车取得大的成效”,更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信息流、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汽车之家、途虎养车、懂车帝等已经开始对易车形成挤压态势。而保守落后的模式、创新与核心技术缺失的易车,在大数据精准营销支持下的新型汽车互联网平台面前,已经开始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自2018年以来,在张序安的带领下,易车更是一蹶不振,原本潜力无限的控股子公司易鑫集团更是多次被爆出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易鑫集团成立于2014年,是从易车网独立出来的汽车交易平台,易鑫集团经营业务分为两大部分,一是交易平台业务,主要包含促成消费者汽车购买交易,促成汽车融资合作伙伴向消费者提供贷款;二是自营融资业务,主要透过融资租赁及经营租赁为消费者提供汽车融资解决方案。2018年后其盈利能力持续下降,在港交所巨亏上市后,仅上市首日达到了股价最高点10.18港元,市值一度达到639亿港元,此后一直处于下跌状态,总市值更呈几何式递减。

“易鑫集团的业务模式决定了是一个持续‘烧钱’的过程,此前就数次传出易鑫集团资金链断裂,市场不景气或将加大其资金压力。除此之外,由于服务流程等问题,易鑫集团多次被消费者维权,被指‘黑车贷’”。在这种情况下,张序安依然是亚洲企业中薪酬排名第二的高管。此前有媒体报道,易鑫集团CEO张序安位列2017年亚洲高薪第二名,年薪达到1.13亿美元(包含股份及津贴在内的总额),约合7.79亿元人民币。

再高的薪酬,也没法阻挡易车和易鑫双双没落的命运,看来张序安的高薪酬,并没有对自己起到很好的激励作用,也没有对企业经营起到什么有价值的提升。因此,易车领导层的决策,很难不让人质疑,尤其是在对原副总裁张宏宇的任命问题上,更是让人大跌眼镜。

在网上公开的资料中,最近三年,与张宏宇相关的信息寥寥无几,这与其三年前的高调形成鲜明对比。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11月15日,张宏宇因犯走私普通物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罚金100万元。同月,张宏宇从易车离职。”目前,张宏宇处于缓刑服刑期,因为自2018年11月15日算,到2020年11月15日其才正式刑满。

我们查询到相关的法律法规发现,易车对张宏宇的任命确实存在违法行为。《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六条第(二)项规定,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的人员不得作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走私普通物品罪属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犯罪范畴。

对法律的漠视,对公众的隐瞒,让易车很难走的更远。

现在看来,无论是易车,还是易鑫,独立运营期间均表现良好,并入整个大体系内时,总是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最为致命的是,易车这辆“油耗极大的破车”的驾驶员,正在把它驶向更烂的道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备用最新网址_标准版 » 连年亏损、被迫退市、任用服刑人员当高管——易车怎么了?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