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何同学爆火!与苹果CEO交手,一个视频播放过亿,还在杭州开公司

他给青春打了样。

天下网商记者 章航英

中国的“后浪”可以是什么样子?

何同学(@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渐渐成了很多人心中的答案。

最近,由于和苹果CEO库克在线对谈,这个来自山西太原的22岁男生彻底火了。这个视频微博播放超2500万次,B站播放超700万次,年轻人们在评论区大呼瑞思拜:吾辈楷模!

何同学本名何世杰,是北京邮电大学电信工程及管理专业大四的学生,也是B站上数码领域的up主,单B站账号就有680万粉丝,堪称数码视频创作领域的“顶流”。

很多人认识他始于两年前一期“测评5G速度”的视频。这个视频在B站上播放量超过2500万,累计播放超过1亿,人民日报、央媒等官媒纷纷转发。何同学因此还收到了来自OPPO、华为、小米等大佬的橄榄枝。除了库克,他的访谈名单中还有“Surface之父”、微软副总裁Panos Panay以及雷军等。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脸书转发何同学采访库克的B站视频,为中国Z世代点赞

雷军说: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30多年前的自己。

库克说:没有什么挑战是年轻人无法解决的,新鲜的视角带来的创造力是无限的。

这个年轻人到底做对了什么?

为什么“出圈”?

今年是何同学拍视频的第五年。

取名“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是因为想向B站上很多优秀的up主学习,但如今,他已是一股令人敬畏的“后浪”:坐拥B站600多万粉丝,去年获得“B站2020百大up主”以及“2020年度最佳作品奖up主”。

何同学曾回顾自己的成名经历,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搬运国外博主视频,自己翻译,积累了几百个粉丝。

第二阶段,开始做原创,主要做苹果产品的测评,粉丝涨到5位数。

第三阶段,5G测评视频之后,粉丝数迎来爆炸式增长。

2019年6月,5G测评视频的发布让何同学第一次大范围“出圈”,全网播放过亿。

彼时,关于5G的讨论热烈,研发端供应端热情高涨,但由于5G信号覆盖率低,很难有切身感知。何同学从普通人视角出发,针对“5G到底有多快”拍了测试视频。视频中,下载歌曲几乎是“秒下”,在线看视频也几乎可以像看本地视频那样流畅。

在最后,何同学贡献了全视频最燃的一句话:“希望5年后再点开这个视频发现速度是5G最无聊的应用。”

行云流水的剪辑、风趣幽默的解说,是何同学视频的特色和优点,但显然,这个视频得以破圈的核心在于何同学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考方式。

很多人都对5G充满怀疑,认为其只不过会带来速度的提升,何同学却反向思考,搜索4G普及以前人们的想象,发现没有一个人能预测到4G带来的颠覆:短视频爆发,扫码支付兴起,全民直播,打车软件火了……

“五年前的文章都没有预测到4G栽培出了移动互联网这棵参天大树,那么5G这块肥沃的土壤里,会开出什么花?”弹幕有人刷:“一秒封神。”

在数码测评这一小众领域,何同学给出平等的观察和对未来的畅想。

在最近与苹果CEO库克的对话视频中,何同学大方热情,用流利的口语提出了许多宏大同时具有人文关怀的问题,比如苹果的创新、老年人使用手机的体验、以及教育公平,年轻人对未来的选择等。

有人说,“何同学与其他up主最大的区别,是他能跳出科技这个框框去思考一些社会和人文的问题”,“不仅有才华,很多思想和想法也是现在的很多大学生没有的”。

“孤僻”的何同学

作为一名在校大学生,5G视频出圈之后,何同学在学校经常会被人认出,但是他的朋友并没有变多。经常发生的场景是:他在食堂吃饭,被人认出来,然后问他:你就是那个做视频的?他说是的,对方说“哦”——场面一度变得尴尬。

“也可能是我自己比较自闭,比较孤僻。”

何同学很早就开始关注数码产品,喜欢在社交平台上发一些数码资讯。比如“iPhone SE 太像 iPhone 5”“2499 这价格我一看就乐了,锤子药丸”“三星S7太酷了,感觉能干翻苹果”……类似的状态,他发了数百条。

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自言自语,评论点赞寥寥无几。甚至有一个评论问他:“你发这些有什么用?”何同学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复——因为他也不知道发这些有什么意义。

事实上,在那时候,他就开始拍些数码测评视频,不过他从来没有给同学看过。那时的他还有点镜头恐惧症。

直到高中的一次文艺晚会,他偷偷录下同学们看表演时候的场景,简单剪辑后发在QQ空间。没想到,这个视频被同学转发在朋友圈,最后有3000多次播放。

普通的何同学第一次被人看到。他说,这是他高中三年里最有成就感的一天。

他意识到自己喜欢拍视频,并且可能在拍视频上有一些天赋。高考的前几个月,他就考虑未来自己要去拍视频,于是开始偷偷学剪辑,看各种数码测评,拍一些VLOG。

从拍视频开始,何同学把自己的房间用300多张卡纸帖成了纯黑色,“完全没有光的房间,感觉舒服和自由。”

何同学习惯一个人,认为与人相处很麻烦。于是视频脚本、镜头设计、场地设计、拍摄、剪辑几乎全是单打独斗,只有一只叫做“椰子”的猫陪伴。

做一个视频,他要用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他被粉丝们称为“何鸽”——经常放鸽子,因为他总是会为拍好一个镜头让视频“难产”。

为了更好地拍视频,他从宿舍搬出来,在北京租房子,过上了独居生活,而他也似乎更“孤僻”了。

他每天熬夜剪视频,房间堆满了拍摄器材和道具,越来越乱,懒得收拾。懒得想每天穿什么,于是买了6条一模一样的裤子。懒得拿快递,于是一个快递在柜子里寄存了一个星期。懒得想吃什么,于是一年点了200多次麦当劳。

“因为生活中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做任何一件与之无关的事情都无法专注。那就是做视频。”

2020年,何同学积累了600万粉丝,他搞了一波特殊的“宠粉活动”——把所有粉丝的ID用最小的字号打印出来,用了300张A3纸,每张A3纸有20000个ID,最终做出一张2000亿像素的360度全景照片。他与“600万粉丝合影”,每个粉丝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视频改变了什么?

“有人给青春打样,有人将青春打烊。”何同学是前者。

在何同学采访苹果CEO视频评论区,不少同龄人留下了“嫉妒”的言论,一个热评是:“别人的大学生活:采访Apple CEO;我的大学生活:在宿舍混吃等死。”

当很多年轻人痛斥资本的压迫,热衷饭圈的浮华时,何同学出现了:坦诚、清醒,充满思辨力。有年轻人的迷惘,但更多的是经过思考后的乐观与积极。

何同学正在鼓舞无数年轻人,他被很多同龄人称为“吾辈楷模”,“当代大学生最好的打开方式”。

“一个22岁的大学生,可以通过自己的才华与努力,采访到苹果CEO,能让人在无趣的生活中点燃起热血与希望。”

在与雷军的交谈中,何同学问他愿不愿意抛下现在所有成就,重新做回一个大学生?雷军没有犹豫:当然愿意,青春是最好的东西。在何同学身上,雷军“仿佛看到了30年前的自己”。

何同学们处在最好的时代。

作为Z世代,何同学是网络原住民,甚至一开始就接触的是移动互联网,以至于他曾经发出疑问:为什么要加个“移动”,网络不就是移动的么?

何同学大概率出生在一个宽松自由的家庭,从小就接触电脑,小学时就有了MP4和手机,六年级时获得了一台iphone4。那一年,他同时读完了《乔布斯传》。而仅仅在数年后,他就与苹果CEO交谈,与库克一起怀念乔布斯。

年轻人是这个世界的未来。过去苹果CEO库克的专访寥寥,为什么愿意接受何同学的采访?

这次简短的对话,较少提到苹果的产品,但是提到了很多价值观:创新、用户体验、社会公平、年轻人的选择。这一次对话,不仅是何同学的出圈,更是苹果的再一次破圈。

有人调侃:恭喜苹果CEO采访到了何同学。

也有人表示,这并非是一次采访,而是双方事先沟通好的“营销”。苹果要借何同学打开年轻人的市场,作为“苹果粉丝”的数码KOL何同学正是最好选择。而热度证明,这次营销很成功。

无论如何,何同学又一次上了热搜。

刚开始做视频的时候,何同学对选择仍有怀疑:做视频花去了太多的时间。“真的不知道我投入这么多的时间,做这些视频,到底是成功人生的开端,还是恶性循环的一个开始。”

而恰恰是因为做视频,何同学实现了弯道超车,不仅收到各种头部科技企业的橄榄枝,还在2020年12月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杭州何同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何同学成了“何总”。

“我有个非常宏伟的梦想,就是把自己的人生过成一个非常完整、跌宕起伏的故事。”他说。

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编辑 徐艺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备用最新网址_标准版 » 22岁何同学爆火!与苹果CEO交手,一个视频播放过亿,还在杭州开公司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